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傷感美文

味道

人氣: | 時間:2020-06-26 | 發布:

味 道·文/愚叟

 

敏稱得上是精致優雅的女人,但不是那種愛慕虛榮刻意妝扮的女人。別人在乎的是面子,敏在意的是里子。

 

敏很喜歡干凈,是真正的里外干凈,一塵不染。每周至少一次的房間大掃除連她自己也記不清堅持了多少年。上到吊燈門窗,下到地板,中到桌椅,擦洗至少兩遍才肯罷休。大多時候,她要洗的衣服根本看不到汗漬,更不會有油污,甚至連泥星都沒有。但是,她覺得該洗了,就一定要當天晚上洗干凈,晾掛起來,從不隔夜,然后自己也沖個澡。第二天,干凈的人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感覺呼吸都是清清爽爽的。

 

敏習慣于條理。無論公司辦公桌面,還是家里的物品的擺設,都是井井有條的。餐桌上,茶幾上,電視柜上,沒有一件多余的雜物。即便是指甲剪、鉆筆刀、夾子卡子這些小東西,也是分類收在小巧的盒子里,放入抽屜。廚房本來是最容易臟亂的地方,但是在敏的廚房里,飯后找不到一處飯漬,案板在墻上掛著,刀鏟叉子插入了匣子,鍋碗炊具收在廚柜里,操作臺上一馬平川,仿佛主人不曾來過。

 

敏不事雕琢。從不去美容染發,幾乎不使用化妝品,甚至洗臉香皂都不用,清水撩幾下,手掌輕拍幾下,自然涼干。冬天來了,最多涂抹一點大寶或者防凍霜。所以,一年四季,從她身上永遠聞不到人工合成的劣假香氣。四十多歲的人了,依然素面朝天,衣著得體,渾身上下透出清純自然的女人味兒。

 

 

 

然而,這一切都被一個叫剛的男人打亂了。

 

剛是另一個公司部門的中層高管,很有些才華。倆人同在一棟寫字樓工作,很早就認識,但沒有多少交往。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先后離異。閨蜜蓉姐熱心做了一回月下老,挑開那層害羞的薄紗,剛于是就正式納入了敏的視野。約會了幾次,敏就很快對剛有了感覺。剛也非常愛慕敏,他清楚,假如自己年輕時暗戀敏 ,是一定沒有結果的,因為剛感到自己哪方面都配不上敏,單說敏那種天生麗質和溫冷氣質,相貌一般出身農家的剛就沒有了底氣 。再優秀的女人,大凡結婚生子回歸單身,總會對少女時的情懷做一些收斂,白馬王子只能留在夢幻里,人間煙火才是無法回避的,何況早已過了不惑之年呢?剛有時覺得這是上天特意留一個機會眷顧自己,所以十分珍惜,對敏是千般好萬般愛。

 

一個風雨交加的傍晚,剛把敏送到樓下,敏說,上來坐會兒吧。性格有些內向的剛微微愣了一下,那天晚上便沒再回自己的單身宿舍。從此,兩人便住在了一起。單身的私密空間,轉眼間成了二人世界,柴米油鹽醬醋茶,也進入了兩人共同的生活視野。

 

起初,敏忙活收拾屋子,剛就去搭手幫一下,敏總是說,你看書去吧,這不是男人干的活。所以,剛能干的,只有做飯了。其實,敏做的飯也不錯,和她的生活風格一樣,簡單,利亮,清淡。也許覺得剛老是吃這樣的飯菜太過于寡淡,敏說你來做飯吧,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我隨你。于是,剛就成了家里的專業廚師。男人畢竟在外面吃喝的多,見的也多,所以做飯大多無師自通。剛做出的飯菜美味可口,敏也愛吃,直到一段時間后感覺腰圍有所增加,才稍稍控制了食欲。不過,每次的嘖嘖夸贊,都讓剛聽了暗暗得意,覺得自己對這個小家還算有些貢獻,對敏整天勤勞得小蜜蜂一樣收拾家務慢慢習以為常了。

 

于是,敏的家務活里,便多了一個男人制造的垃圾。

 

男人的衣服洗起來比較費勁。剛的衣服總是穿得有點餿味了,催他好幾遍,才肯脫下來。洗的時候,需要先用溫水兌洗衣液泡一會兒,再用肥皂打一遍,最后重點部位如領口袖頭還得干撒一層洗衣粉揉搓。盡管這樣,每次敏總感到沒有洗好滌凈,尤其從不吸煙的剛,不知為何衣服上總有一股濃濃的煙火味。

 

 

 

剛喜歡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玩手機。還不知不覺脫掉鞋子把兩只腳伸到茶幾上。發現敏用眼睛斜他,當初還怯怯地放下來,后來這種下意識的動作就沒有了,敏也視而不見。剛那邊一走,敏這邊趕緊用酒精擦洗,還得開開窗戶通一陣風。

 

剛人緣很好,周末總有一幫子狐朋狗友邀他喝酒。剛人實在,又好面子,動輒大醉,幾次回到家里對著馬桶狂吐。敏心疼,勸他以后少喝,人到中年了,身體要緊。剛嘴里應著,下次還是老樣子。敏也就不再多說了。她能做的,也就是倒上一杯溫開水讓吐凈了的剛喝下去,伺候他睡下,然后自己把馬桶洗手池刷了一遍又一遍。

 

春天里,敏去省城開了幾天會,抽空到金博大給剛買了幾身換季衣服,還專門去了母校圖書館,給剛列出了近年宋史研究論文目錄,那是學歷史的剛最近在做的一個課題所需要的。周末返回的高鐵上,敏看著車窗外田野里一片片耀眼的桃花,想家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她故意不給剛提前打電話,她想不出剛突然見到他會是哪一種驚喜的模樣。“小別勝新婚”,不知為什么,敏的腦海里突然蹦出這么一句俗語,連忙看了一下周圍人的反應,不覺臉一下子紅了。

 

傍晚時分,打開家門的敏沒有見到想象中的驚喜,剛不在家。衛生間地上衣簍里沒洗的臟衣服,散發著刺鼻的酸味,馬桶內壁上還粘著斑斑點點的穢物?蛷d里,廚房里,臥室里,幾只垃圾簍滿滿的紙屑果皮菜葉,上面趴滿了細小的黑蠅。床上的被子沒有疊,一角從床邊耷拉到地上,褥子上面的床單皺皺巴巴,像被柔搓過的破報紙。廚房的操作臺上,竟然還有一碟沒吃完的剩菜,黑黑的看不出什么品種。敏的淚水一下子流出來了,那天晚上,她回了同城住在另一個小區的娘家。

 

第二天一早,頭天晚上又喝醉了的剛,看到了客廳茶幾上一疊打印的資料單子,才知道敏頭天晚上就回來了,掏出手機給敏打了個電話。

 

“敏,對不起!昨晚喝多了,才知道你回來了。去哪兒啦?”

 

“身體不舒服,回媽家休息幾天。”

 

“不當緊吧?我現在就陪你去醫院看看。”

 

“你忙吧,不礙事!”

 

沒等剛再問,敏隨即掛斷了電話。

 

這邊的剛,僵在那里呆了幾分鐘,輕輕打了兩下嘴巴,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對于男人,經歷了兩次婚姻的敏其實仍然是陌生的。她的前夫,也就是女兒的父親,是一位外地分配來本地工作的農校畢業生,一直在縣里工作。經人介紹認識后,感覺還談得來,就確定了戀愛關系,然后結婚生女。在此之前,敏沒談過戀愛,更沒有和男性有過任何的曖昧;楹,敏相夫教女,男人一般每周回家一次,夫妻之事,也都是按部就班。她想,生活也許就是這個樣子吧。直到女兒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那一年,紀委立案調查已任副縣長的男人,她才如夢方醒。男人不僅有經濟問題,還牽出了小三。那一刻,她渾身冷的發抖,這個世界第一次讓她感覺如此陌生。男人還算識相,主動提出了離婚,凈身出戶。二十多年波瀾不驚的婚姻,就這樣悄無聲息毫無留戀地結束了。

 

認識剛的時候,敏還沒有單身,一直是普通的熟人關系。后來聽同事說剛的愛人竟然因為推銷保險攀上了一位大款,甩了剛,心里還挺為剛打抱不平。不過,這以后敏有意盡量回避和剛有八小時以外的接觸。敏是那種交際簡單但很會保護自己的女性。沒想到,幾年以后自己的婚姻也淪陷了,兩人還結成了伉儷。更沒想到的是,平時儒雅的剛,是如此的邋遢,著實令人失望?磥砻總男人,都有那么多可惡的壞毛病。

 

在娘家住了幾天,忽然想到冰箱里還有一些雞蛋水果青菜需要清理,就回了一趟家。讓她意外的是,冰箱除了冷凍室兩罐茶葉和幾塊凍肉,保鮮箱里的東西已被清理了,垃圾簍套上了新袋子,房間里明顯也被仔細打掃過了。陽臺的升降晾衣架上,還掛著剛洗過的幾件衣服。憑直覺她知道,識趣的剛這一段時間也沒回來住,他一定是又回公司單身宿舍了。這樣想著,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一時竟不知道該做什么了。敏呆呆地在沙發上坐了一會,拿了兩件換洗衣服,又回了娘家。

 

一個星期過去了,老媽問,你房子漏水讓人收拾,也不會去看看,就那么放心?她才意識到,編個謊話是不能持久的。于是,就又郁郁寡歡地回了自己的小窩。經驗告訴她,做家務可以打發時間,消除郁悶,還可以讓心情變得愉快。敏又開始行動了,不僅把所有房間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掃干凈,東西擺放歸位,連晾衣架上剛洗過的那幾件衣服又重新洗了一遍。坐在窗明幾凈的家里,敏覺得室內的空氣勝過呼倫唄爾大草原的早晨,新鮮得可以聞到綠草的味道,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單身貴族愜意的日子。

 

 

 

然而,敏夜里失眠了。陽春季節,夜里的氣溫似乎比白天還高,熱燥難耐。起身把窗戶開一扇,仍然睡不著。又換了一個薄一點的夏涼被,還是無法入睡。深夜兩點了,敏眼睛睜得圓圓的,盯著漆黑一片的房間,一點困意都沒有。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蓉姐有次解密敏的青春之謎,說她沒心沒肺,倒頭便睡,女人能深度睡眠,堪比任何美容產品。又翻來覆去折騰了許久,才覺得可能是記憶海綿枕太軟太厚了,頭一挨,整個好像陷進去了,捂的耳根發熱。她把海棉枕扔到一邊,懶懶地起來,摸黑從衣柜里抓出一件衣服枕在頭下,那種硬硬涼涼的感覺,讓人一下子舒服許多,之后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第二天七點一刻,敏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綜合部通知她上午八點參加總公司業務通報會議。她猛然發現睡過了鐘點,一個激靈起床,不經意間看到頭下枕的東西,是剛的一件洗過疊好的牛仔褲。

 

這天的會議,敏坐在臺下思想開起了小差,當初認識剛的情景又一幕幕浮現在腦海里。那是敏代表部門參加總公司組織的一次演講活動,她寫了初稿,感到不甚滿意。有人就向她推薦了剛,她也認識剛,但從來沒有打過交道,心里沒底。畢竟在一個寫字樓工作,總不至于拒絕吧!抱著試試看心理,她找到剛說明來意并把稿子給他看。剛正在忙,掃了一眼,說你先放這吧,弄好了聯系你,就又低頭看他的電腦了。第二天上班時,剛在公司樓下喊住敏,把改好后的演講稿給了她,臉上似乎還掛著些許羞澀,那是三十多歲男人不該有的表情。說,回去慢慢看吧!敏回到辦公室,發現自己原來的稿子除了題目,一點痕跡都沒有了,完全是推倒重來,這讓她頗有些意外。但是,自尊心些許傷害的敏馬上被演講稿激揚的文采吸引了,她第一次發現,同樣是漢字,經過匠心組合,竟然可以寫出那么優美的文章,無怪乎人們用“詩與遠方”來寄托對美好世界的向往了。更讓她驚訝的,這句式,這用語習慣,這正是她最喜歡的,簡直是量身定做。稿子直樸但不直白,簡約但不簡單,人人聽得懂,但又能打動人心。果然,這篇稿子加上自己的演講天賦讓她獲得了一等獎。敏不由得開始佩服這位貌不驚人的男人來,心想,過去傳統戲里往往才子佳人兩看不厭,不是沒有道理的。

 

也許,后來兩人相愛的契合點就源于最初一霎那的心動,只是一直沒有發覺而已。

 

會議結束了,還是坐在后面的蓉姐拍拍她,敏才從沉思中回醒過來。

 

 

 

下班的路上,敏去大拇指買了個生日蛋糕。出了蛋糕房的門,她就給剛打個電話,讓他馬上回家。她還決定,明天,也就是在剛的生日,她要送給剛一個特別的禮物——不過,這禮物得兩人拿著戶口本身份證親自到婚姻登記處去領。因為她知道那兩只小紅本,是剛一直以來的渴望,只是出于自尊和尊重一直沒有開口罷了。

 

少女花時不曾有過的悸動,讓成熟的敏此刻春心蕩漾。她終于明白,男人留下的生活味道,才是家里最珍貴的東西……

 

 

 
上一篇: 艾葉 · 粽關情
下一篇: 誓言無聲

最新傷感美文

猜你喜歡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_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_中文乱码永远有效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