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傷感美文

愚叟:老辦法

人氣: | 時間:2020-06-13 | 發布:

作者:愚叟

 


2003年3月的一天,我正貓在單位值班室悠悠喝著毛尖看著鳳凰衛視里灣灣阿扁發表他的施政演說,人事處通知我做好下派掛職鍛煉準備。

 

第二天,單位專車把我送到離省城300公里遠的狼山縣石磙鄉,任鄉黨委副書記,括號,不占職數。于是,剛剛考入省直機關才兩年的我,搖身一變成了一名鄉鎮干部。

 

初來乍到,生活條件艱苦一些都沒啥,畢竟我有心理準備?墒,這里的工作方法和習慣還真一時不能適應。

 

 

 

鄉長老徐,四十七八歲,文化程度不高,老婆在農村,俗稱“一頭沉”。所以穿戴很不講究,衣服總是皺皺巴巴的,講話高聲大喇叭,人在不在辦公室,不用敲門就知道。比他小幾歲的王書記,個子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穿什么衣服都像量身訂做十分合體,講話有條有理,白皙的皮膚加上鼻梁上那副近視眼鏡,完全一副民國書生模樣,和老徐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那個時候不像現在網絡這么發達,交通也不很便利,家住城里的鄉鎮干部一個星期難得回家一次。如果你人緣不差,晚上寂寞沒事干總會有個酒場等著你。盡管我酒精過敏滴酒不沾,老徐還是喜歡拉著我陪他去喝酒,每次他都是酩汀大醉,可一覺醒來,第二天照樣很精神,該干啥干啥。我暗暗稱奇:難道鄉鎮干部都是酒缸里泡出來的?

 

于是,好奇心讓我了解到有關老徐更多的趣事。

 

老徐合著跟石磙鄉有感情,幾進幾出,現在已經是第三次任職了。每一個任期,他都留下了不少典故。

 

頭一次是八十年代轉干后來這里當民政助理。

 

 

 

當時有一筆救災款子卡在財政所,遲遲撥不下去,影響五保戶危房改造。他去找財政所長老連磨破了嘴皮,無功而返。后來,他打聽到老連有個愛好,土語叫“打渣子”,就是農村那種熟人之間葷話罵人逗樂偶爾加點小動作的開玩笑。于是,機會來了。有次二人騎車下村走在街上,老徐跟老連說:“都說你是打渣子的行家,今天咱倆比試比試,你先來?匆娗懊孀叩哪莻禿頂了嗎?你敢跟他打渣子,我請你喝酒;如果你不敢我敢,那筆危房款你立馬撥了”。和陌生人開玩笑,本身就是忌諱,何況那人雖然個頭不高,但一臉橫肉,老連便有點心虛。老徐(那時應該叫小徐)說,看我的。只見他躡手躡腳跟上去,突然在禿頭后脖子上狠狠捋了幾把,那人一看一個陌生年輕人如此造次,登時大怒,正要發作,老徐的立即將笑臉換成了十二分的驚訝:“我靠!俺認錯人了,長得太像咧,以為是俺表姑夫哩!”那肥頭一聽有人叫自己姑父,白撿了個便宜,咧開大嘴開心地笑了。不消說,老連心服口服,救災款很快到位了。

 

第二次任職是九十年代從縣信訪辦副主任位置上,來石磙鄉當常務副鄉長。

 

 

 

任職不久,年底遇到了全市政策項目落實情況大檢查。組長是市計劃委的一位科長,不茍言笑,不收紅包,不吃宴請。只在鄉里待了一天,就發現了很多問題。老徐心想,人家都是前人栽樹后人乘涼,我塔瑪是前任拉屎我擦屁股。牢騷歸牢騷,問題總得想辦法解決。他一邊拍胸口保證如期整改,一邊盤算著如何跟組長加深一下感情。這天下午,組長正在收拾資料準備開拔,忽然來了本鄉一位高中同學找他。這位同學當年和他睡上下鋪,成績一般但學過唱戲會點功夫,高中三年無形中成了他的貼身保鏢。后來組長上了大學,同學落榜回家種地,斷了聯系。多年不見,當然一番敘舊。扯到正題,同學才說,可不可以幫個忙,他民師快轉正了,想請鄉里領導吃個飯,勞同學大駕陪一下。組長有些猶豫,但一想到當年同學沒少照顧自己,人家如今都混到這地步了,悲憫之心油然而生,滿口答應了。不過,組長說他公務在身,滴酒不沾。晚宴設在同學家里,昏暗的日光燈泡下,老同學,組長,老徐和文教助理,還有小學校長,村支書坐到了一起。酒過三巡,菜上五味,主人開始敬酒。民師同學木吶,組長同學替他表達了請各位領導多多關照的意思。主人敬的酒,一圈人都喝了,唯有組長不喝。老徐不干了,趁著酒勁兒揶揄主人:“我看你們這老同學關系也很一般般哪!”主人是個實在人,臉立馬憋的通紅。只見他拿出兩只小黑碗,咕嘟嘟斟滿酒,大喊一聲“孩她媽!”應聲剛落,一位穿著樸素的中年婦女扯著一男一女兩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快步走進客廳。主人說,給各位伯伯叔叔敬酒!倆孩子從老爹手里接過酒碗,趴地一聲先給組長跪下了,黑黑的小手將黑黑的酒碗高高舉過頭頂,用稚嫩的童音齊聲高喊:孩兒見過叔叔,敬上薄酒一杯!組長哪見過這陣勢,滿臉的矜持瞬間被摧毀,接過酒碗一飲而盡,再飲而盡,不一會就酩酊大醉了。第二天醒來,他懷疑徐副鄉長肯定做了手腳,但也沒想出個子丑寅卯。奇怪的是,鄉里迎檢順利過關不說,從此以后,老徐和科長兩人還成了經常聯系的好朋友。

 

兩年前,是他第三次來石磙鄉任職了,從縣人大科長職務一步到位任鄉長,大學生出身的王鄉長升任書記。

 

沒料想剛來幾天,鄉政府唯一一輛桑塔納因為沒錢上保險,被交警隊扣下了,還得交一大筆罰款,幾經交涉未果,只得老徐出馬了。這一天八點多,他加了個公文包跑到公安局老熟人劉政委那里,有一句沒一句噴了一上午,中午政委自然留他吃飯,盛情款待,相談甚歡。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時,老徐又來找政委閑聊,晚上還是政委安排,酒足飯飽,滿意而去。第三天見老徐又來了,劉政委納悶:這貨別是有什么事兒吧?老徐說麻煩派個車送他回鄉里。政委問你們鄉里不是有輛車嗎?老徐說,被交警隊扣好幾天了。政委這才恍然大悟:靠吧,老徐!怪不得這幾天你有事沒事咋老往這兒跑。于是一個電話把交警隊長叫來,狠狠罵了一通,責令立即把車還給鄉里,罰單作廢。從此,石磙鄉的那輛桑塔納,在本縣境內再也沒交警敢找茬了。

 

聽了這些故事,我感覺老徐還真不是個一般的人。

 

 

 

一個多月后,麥熟杏黃,三夏即將開始?h里為了保住計劃生育先進縣榮譽,準備利用農民工返鄉收麥有利時機,集中搞一次孕檢排查,掀起一個計劃生育小高潮。恰好書記出差在外趕不回來,由徐鄉長全權負責。如果是農閑時,這工作難度不大。但和麥收大忙重疊,村干部們有些怨言。為了安排好專項行動,鄉里開了個由各村書記主任和計生專干參加的專題會。我主持會議,分管副鄉長傳達文件,另一名副書記宣布方案后,就該徐鄉長講話了。我想工作那么艱巨,徐鄉長肯定得好好講講,于是特意做了鋪墊。我說:“同志們!本次會議是經鄉黨委政府認真研究后召開的,方案是根據上級政策結合我鄉實際制定的。這次集中行動,事關我鄉年終工作在全縣的排名,事關全鄉干部的集體榮譽!事關計劃生育國策在我鄉的貫徹落實!所以,會議很重要,很及時!下面,會議進行最后一項,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有請徐鄉長做重要講話!”臺下頓時響起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徐鄉長也不客氣,一把抓過擴音器,用他那一貫的大嗓門連吼帶喊:“時間緊,任務重,孕檢收麥兩不誤。各位都是老手,活兒咋干不用我再多放虛屁。一句話,任務完成了,有獎金有榮譽,排排場場;誰要;Yv當狗熊,就是tm拆我老徐的臺,拆鄉里的臺!散會!”老徐撂下這幾句狠話,在大伙兒哄笑和掌聲中,拍拍屁股走了,扔下我愣了半天沒回過神來……

 

一連好幾天,見了老徐,我都不想理他。王書記回來后,我忍不住把心里郁悶給他說了,他聽了呵呵一笑:“上面千根線,下面一根針。農村工作千頭萬緒,務實不務虛,一錘一個窯兒。規矩是死的,經驗很重要,多些日子你就明白了!”

 

你看,人家這伙計擱合的,好的沒得說。我意思老徐不該在如此莊重的場合那樣講話,他卻答非所問,給我大講農村工作,明顯護著老徐。

 

 

 

晚上在機關食堂給王書記接風,大家觥籌交錯,氣氛活躍。忽然飛來一只蒼蠅,一會兒落在桌子上,一會兒又趴在盤子邊,辦公室主任手里拿著個蠅子拍,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胡亂揮了一氣,那只討厭的蒼蠅搗亂的更歡了。我示意主任停下拍子,瞅準蒼蠅落下的瞬間,兩只手掌同時在蒼蠅上方對拍,只聽“啪”的一聲脆響,蒼蠅被打的粉身碎骨。

 

“高手!”老徐不禁大喊。

 

我一邊用濕巾紙擦手一邊感慨地說:“有些時候,還是老辦法管用!”

 

“對!” 大家齊聲附和。

 

我忽然發現,書記和鄉長點點頭對視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長地看著我笑了。

 

 

2020.6.5于朗陵

 

 


【作者簡介】


楊中華,筆名愚叟,河南省確山縣人。機關公務員,曾任高中教師,長期在組織人事部門工作。喜歡涉獵文史哲,業余時間練筆散文小說,偶有作品見諸平臺及報刊。 

 
上一篇: 四月,渭水
下一篇: 印象飼養室

最新傷感美文

猜你喜歡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_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_中文乱码永远有效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