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情感美文

猶憶姥姥家

人氣: | 時間:2019-11-21 | 發布:仇春云

 那天,因為舅舅家表弟的女兒出嫁,所以時隔多年我再次去了姥姥家。
看著村子里錯落有致的樓房,印象里姥姥家遍地低矮的土胚房很難尋覓到了。
兒時,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去姥姥家!
和我家相距不遠,只有短短的三華里地,走小路又省一段路程。
那時甚窮,母親去看望姥姥的時候,就是挎一個竹籃,里面大多是自己做的面食,沒有去買東西的概念,那時誰家的錢都是緊巴巴的掰成兩半花。
跟著母親走小路,遇到秋天,岸上種的黃豆秧子耷拉下來,隨手掐一把快要成熟的黃豆莢,俗稱“毛豆角”,到姥姥家煮一下,也是不常吃到的美味兒。
記憶里,姥姥常年臥病在床,雖然那時她才六十出頭,可是滿頭華發,又在后面挽著發髻,還穿著偏襟的衣服,好像七八十的年紀,聽娘說,是因為姥姥年輕的時候常年勞作,導致患了風濕性關節炎,她的關節都嚴重變形了,所以才臥床不起。
娘是姥姥的大閨女,下面還有三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雖然成家的母親也過的艱辛,可是依舊惦記著娘家的弟妹缺衣少穿,經常過來看看姥姥,再給弟妹趕做針線活兒。姥爺在外面工作,十幾歲的小姨就做飯洗衣扛起了家務。
姥姥家那時在村子的最南面,我到了那里可勁兒的瘋跑,胡同旮旯幾乎串遍了,也不眼生,啥堂姥姥姨姥姥家的也經常溜達,也記得娘指著那個堂屋西邊的小胡同,說她小時候差點在哪里被子彈擦到,還有東屋的門墩,說她在哪里坐著被進來探頭查看的鬼子腰刀挨著了腦袋。
偶爾回家的姥爺總是笑呵呵的慈祥面容,有次他給我梳了兩個羊角辮,姐姐說好像豬八戒變的胖嘟嘟的女孩兒。記得姥爺在臨淇糧店工作,聽娘說為了給姥姥吃藥看病和舅舅們娶媳婦兒,姥爺經常不吃午飯,從臨淇八十里騎車回來,又累又餓,總要在合澗大橋上用車把頂著餓的難受的胃休息一會再騎車回家。有次我跟著他去合澗糧店買糧食,看他拿起木锨,就鏟起灑落的紅薯片到大堆上,心里好奇他為何在哪里干活?娘說你姥爺在哪里都閑不住。
姥姥當時住的是堂屋,門西邊的天地隔窯前面是一個香鼎,院子里有一棵樹,我以為是蘋果樹,可是大家都叫它“沙疙瘩”。二姥爺住在東屋,記憶里他左手一年四季都帶著手套,好像說是他年輕的時候被抓壯丁,他半路逃跑了,可是不敢穿皇協軍的棉軍衣,就脫了扔掉,大冬天里在西安要飯了幾個月,后來被家鄉人找到救起,那個胳膊就凍壞了。自從二姥姥去世以后,他一直是一個人做飯,有次我進門看見他用一只手拿著豆角用嘴咬住再撕豆角筋,我心里難受覺得他可憐,趕忙幫著他撕豆角。
記得我六歲那年姥姥去世,當時的情景我記得很清楚,我和小姨在姥姥的對面炕上躺著迷糊睡覺,娘告訴姥姥去廁所一趟,結果回來叫姥姥就不吭氣了,娘趕緊叫小姨也起來呼喚姥姥,小姨迷迷糊糊的說是睡著了吧?誰知油盡燈枯的姥姥竟然真是悄悄離開了。那時在姥姥家,因為病重的姥姥已經沒有精力逗我說話,所以年紀小的我對姥姥也沒啥感情,辦喪事兒那幾天,娘把一條白布條給我系在頭上,我覺得美的不行,興高采烈的又想到處跑著炫耀,娘囑咐我說不能帶孝去別人家!
俗話說有娘才有家,反正記得自從姥姥去世以后,姥爺又不在家,娘去姥姥家的次數明顯減少了,小姨反而往我家跑的次數多了起來。過了兩年姥爺也去世了,娘好像只有過年才帶全家去走親戚。記得我和幾個表弟表妹一起撲到喜歡孩子的姨夫身上,喊叫著七手八腳的從他口袋里掏壓歲錢,姨夫假裝萬般無奈的樣子,每人發給兩毛錢,已經是十五六歲半大少年的哥哥,安安靜靜的在一邊看書,他偷偷的告訴我說,看你們又打又鬧的才要了兩毛錢,姨夫可是悄悄的給了我五毛錢呢!
時過境遷,再隔多年來到姥姥家,我已經是人到中年。父母和姨夫已經去世,都說女人都惦記娘家,要是娘還在世,聽說姥姥家辦喜事兒,她一定會早早亂著要來,她曾經說見過娘家上至老奶下至侄孫兒六輩人,要是再看到侄孫兒家的孩子就是七輩人,可是娘已經去世三年了!
當年姥姥家老屋在最南邊,現在擴大的已經包圍到村子中央了,又走當年的小路,已經硬化成水泥路面了。
表弟家的新房又在村子最南面了,那條小路因為兩個村子兩邊往中間擴展,變短了許多,我站在小路的盡頭,感慨萬千,眼前幻覺著當年的我,穿著娘縫制的碎花小襖,頂著姥爺梳著的羊角辮,蹦蹦跳跳的跑著跑著……

 
上一篇: 美人
下一篇: 致母親

最新情感美文

猜你喜歡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_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_中文乱码永远有效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