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愛情美文

小燕

人氣: | 時間:2019-10-23 | 發布:何沅洪

 小燕死了,前幾天聽說的。1977年出生的小燕,今年才42歲,是腦瘤死的。留下三個女兒,據說,頭部動了幾次手術,飽受痛苦的折磨。我很為她難過,更多的是惋惜。這么年輕的生命之花轉眼就入土為泥了。


我和小燕是親戚,小時候我們就認識。她比我小三歲,小時候我常跟父母去五六里外的外公家,常常能見到她,她家就在外公家的斜對面。她家的房子也是當時農村最普遍最平常的土磚房,只是房的正面是由木板鑲住,木門很厚實,開門的時候總是吱呀地響。每年春節,我給外公拜年之后,都會去她家拜年,媽媽說,小燕的爺爺和我的外公是堂兄弟,我管小燕的爸爸叫舅舅,外甥給舅舅拜年,當然是應該的,他們是我外公除子女之外最親近的血脈。


她家比一般的家庭條件要差。小燕姊妹三個,主要靠她的父親東海舅一個人勞作,母親精神不正常,有時會發作,不能急,不能氣,一不順心就摔東西,糊涂的時候還四處亂走,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東海舅過得很辛苦,一個人撐起這個家,每逢農忙的時候,那么笨重的,需要兩個人抬的打谷機,也是自己一個人弓著腰,在田野里扛來扛去的。東海舅個子不高,也不敦實,而且眼睛似乎也老上火,使得眼皮總是結痂,像貓爪撓過后留下的血痕,這讓本來長相平庸的東海舅,看起來更加可憐、卑微。東海舅條件差,但每次我去拜年時,舅媽總是客氣的用陳舊的土瓷碗給我倒上開水,沒有茶葉,就放點紅糖,碗中放雙筷子,攪一攪,讓紅糖融化,白開水便有了甜味,也有了茶的顏色,增加了喜氣。我總不太放心他家的茶水,生怕不衛生,怕有舅媽的傳染病。然而,小燕見有客人了,就高興的在家里串來串去,很歡喜的樣子,她家平時也確實難得有回客人。


她個子與同齡人差不多,只是老穿著粗布格子花衣服,紅色的或者綠色的,較長,看起來很不合身,大概又是誰家給的吧?偸峭现缓夏_的舊布鞋。有一回,好像是冬天了,卻見她上身穿著舊棉襖,腳上穿著一雙大人的舊涼鞋,鞋比她的腳要長出一大截,我問她冷不冷,她說習慣了,也不冷。記憶中,她的頭發總是亂糟糟的,很不整潔,偶爾也弄個有蝴蝶花的發夾,歪歪地夾在頭上。


后來小燕讀書了,聽說成績還不錯,去外公家時,也總見到他坐在光溜溜的門檻上,就著太陽光看書,或是擺個小飯桌,小凳子,在外頭寫作業。外公去世后,由于舅舅在外工作,外公的家也空了,我便再沒有去過她家,對她的消息也不曾關注。

最近幾年,才陸續聽到關于她的情況,也許正因為她太不一樣的經歷才引起大家的談論吧。

初中畢業后,她考上了縣一中,也許也曾經有過自己的夢想,也許也曾是父母的希望,也許吧!然而終究沒有給任何人帶來驚喜,跟著務工大潮來到南方打工。沒有文憑,沒有技術,只能做個普通的流水線工人。她工資很低,工作的時間長,每天都得上十一二個小時的班,可她的視力又不太好,近視,看東西都得瞇著眼睛看(這是我后來聽媽媽說的),又舍不得配副眼鏡,上班便常遭訓斥、排擠,做不了幾年,沒掙到什么錢,就草草嫁人了。

 

她嫁的丈夫家里條件也不太好,窮鄉辟壤,舊房破灶,結婚時,連幾件合適的嫁妝也沒有。農村里,常把女人的出嫁看作是人生的第二次投胎,即便自己出生慘淡,但如果嫁得好,命運自然迅速地轉變,小燕卻沒有這樣的命。在農村,傳宗接代思想的依然很重,能生兒子的媳婦往往能得到婆家人的看重,偏偏小燕的肚子也不爭氣,一個接一個地生女兒,夫家更看不起她了,不讓她吃飽飯,甚至常常打她,打她的腦袋。時間久了,腦袋常常嗡嗡地響,她實在呆不下去了,便離了婚,之后又嫁了兩次。這期間,她的身體已出現了問題,總是頭疼,切夜不眠,頭發也掉了不少,檢查才發現患了腦瘤。她自己沒有錢治病,又不能去打工,第二任丈夫盡管條件也不好,還算有良心,籌了錢,先后為她做了三次手續、化療,但實在不堪重負,兩人又離了婚。小燕總不能沒有自己的家,總得有人照顧,總得有生活的來源,于是又第三次結婚。這次的婚姻沒有維持多久,就散了,誰愿意領個腫瘤病人進家門呢?之后,可憐的小燕一直住在娘家,與老父親相依為命,母親早幾年也已經去世了。好在70歲的東海舅舅身體還勉強可以,翻土,耕地,苦苦支撐著這個家,照顧的小燕。

東海舅很苦,不但要照顧女兒,還得照顧自己的孫子。東海舅的兒子運喜,并不如他的名字一般,好運成喜,他也一事無成,沒讀多少書,也許只是混過初中吧,沒學到任何技術,就連做普工也不安分,只嫌工資低。他反反復復地換工作,這個廠換到那個廠,但收入并不見長,妻子見他如此不務正業,終于撇下孩子離他而去。運喜仍不自醒,又想一夜暴富,最終掉進了傳銷的旋渦,走進監獄。

東海舅真是苦一輩子,累一輩子。他像一頭老黃牛,吃著草,耕著地,擠著最后的血液,也許最終將不可逃避的倒在耕作的土地上,或者路邊上,甚至來不及閉上自己的眼睛。

秋天即將過去,枯萎的葉子耗盡了葉脈上最后的水分,疲憊地落了,帶走了42歲的小燕,一只可憐的小燕子。死,對于她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卻給了活著的人沉痛的思考:在生命的旅途中,起點固然重要,而人生目標的設定與追求才更重要,它是人生的方向與動力。 “多難興邦”,古人的教誨猶在心間,予國如此,予人不也一樣嗎?堅強的人總會把困難當做人生的磨刀石,越磨越利,越挫越勇;怯懦的人隨波逐流,連掙扎的勇氣都不曾爆發過,最終淹沒在滾滾的濁流中。把握自我,不忘初心,我為小燕的死而難過,更為她的死而惋惜。

作者:何沅洪,教師,作品散見于深圳文學《蓮花山》,《當代文學在線》,《遼寧文學》等。

 
上一篇: 圓圓石磨悠悠情
下一篇: 陌上秋深深幾許

最新愛情美文

猜你喜歡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_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_中文乱码永远有效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