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詩歌大全 > 散文詩歌

我想回家(外一篇)

人氣: | 時間:2019-01-17 | 發布:何德敏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5年了,我沒回娘家過年》,心里頓時感到一絲淡淡的酸楚。

想起了前段時間,同事問我:你媽媽(娘家)那邊都安暖氣了吧?我說:可能吧,我還真不知道。

同事說了我一頓:看來你得有一月沒回娘家了吧?被她一說,我滿臉通紅。

是!每天忙碌在鍋碗瓢盆的瑣碎里,奔夢在兢兢業業的工作里,穿梭在情同手足的友誼里,唯獨卻忘記了父母的存在。

有時候,連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給自己留,找著各種各樣的理由和借口:爸媽,我有點忙,孩子上補習班,今天加班,今天有聚會……我不能回家看你們。

爸媽總是很理解地說:不用掛念我們,你忙你的,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孩子,照顧好家庭,你不打電話就說明你過得很好,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每次打電話我說的好像都不如父母多:家里的絲瓜熟了,給你準備著;地里的南瓜大了,給你留著;你爸又進了幾種名牌零食(我總嫌超市賣的零食是雜牌,不讓兒子吃),抽空給丞丞拿著;家里的石榴今年大豐收,我給你留了幾個最大最好的……

其實沒時間回家,經常打個電話,于父母也是一種莫大的安慰與驚喜,因為每次電話接通,我都能聽到爸開心的聲音:小敏娘,你大閨女的電話。那聲音大得好像想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聽到。

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用生命愛著自己的就是父母。無論你的年齡多大,職位多高,只要有父母在,你就是個孩子。

在家里,我是個勤勞的小蜜蜂,承攬了所有的家務活,可一到父母那里,我就變成了好吃懶做的大懶蟲,享受著父母帶給我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安逸生活。

很少做飯的父親,每次我一回家都是親自掌勺下廚,不準備個“滿漢全席”就好像要虧待了我一樣。媽媽則忙碌著打下手,嘴里念叨著:這是你爸進的最好的一塊肉,走的時候捎著點;這是今天剛進的燒餅,丞丞不是最愛吃嗎!先留一包,省得一會賣光了嘍;看,你爸進的水果多好,給你裝一兜……

飯桌上,爸爸經常會小飲一杯,媽媽則不停地給我夾菜。無論我吃多少,他們總擔心我吃不飽。那種感覺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時代,多想在他們懷里撒嬌。

我想回家是因為我可以做個孩子。

 

回家

 

每次回家,父親最常問的一句話就是:丞丞好嗎,你倆吵架了嗎,一切都還好吧?母親最常念叨的一句話是:小軍是個好人,你得讓著他,你不好了他能照顧你,他不好了誰管你們娘倆。

我一一回答:丞丞很好,我倆沒吵架,我待他(老公)比待我還好,放心吧,爸媽。

與父親談的基本都是工作上的事,與母親談的基本都是生活中的事。常常最離不開的一個話題就是“孝”字。

母親說姑姥姥家拆遷了,她有三個女兒,一直與小女兒在一起生活,她把所有的錢平分給了三個女兒,現在渾身是病卻沒人照顧,三個女兒都得上班。更為窩心的是三個女兒現在在打官司,成了仇人。

我不去評價她們三人誰對誰錯,一旦牽扯到錢,那就是個憑良心做事的問題。

人往往都是把自己抹的漂白漂白,把別人涂的黝黑黝黑,其實她不知道自己也是黝黑黝黑的。贍養父母與財產分配是兩碼事,兩者一旦聯系在一起,就會變得黑也不是,白也不是,而是混合的灰色了。

自古以來,“孝”一直是個沉重的話題。對有些人而言:父母有錢時是父母,父母沒錢時是路人。

對于有錢人來說,孝敬父母或許不難。而對于身無固定收入的農民來說,一邊是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奶粉錢,一邊是耄耋之年的父母的看病錢,你怎么選,該如何選。所以我覺得一位老人不管子女如何缺錢都不要貢獻了自己的老底。

孝敬父母有很多種方式:有的給錢,有的買物,還有的;丶铱纯。而我卻不太經常給父母買衣服,但我必須為他們存一筆養老錢,因為他們是沒有退休金的農民。

曾經心儀過一條裙子,去百貨大樓看了好幾遍,愣是沒給自己買,當時就想:這900元不是我自己的,它屬于我的父母、我的孩子、還有我的這個家。

在今天這個落雪的日子里,原本是很美的一天,可我的心情卻沉重得無以復加。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就是想表達一個意思: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要以任何理由來推脫盡孝的責任。

 
上一篇: 寫在參觀故宮時(外二首)
下一篇: 臨江仙·對荷

最新散文詩歌

猜你喜歡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_丰满少妇被猛烈进入高清播放_天堂网亚洲AV制服丝袜jk_中文乱码永远有效2021